高德红外黄立:要么死掉 要么冲出重围

2021-06-18 17:16 来源: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高德红外黄立:要么死掉,要么冲出重围

来源: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日前,在2021年亚布力论坛年会上,武汉高德红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立发表了闭幕演讲,回顾了他在科技创新路上遭遇的重重不易。

红外探测器技术,是夜视、夜战、精确打击等等高科技武器的最核心技术。黄立说,长期以来,西方国家对于红外热成像芯片技术,一直实施着严密的技术封锁,即便是在与中国交好的“蜜月期”,美国也没卖过这种芯片给中国。可见该芯片的研发难度之大,成果之重。

面临彼时几近一无所有的芯片困境,黄立用“艰苦卓绝、筚路蓝缕”来形容这段创业历程。通过十年的努力,高德红外终于自主研发出了高端芯片,在百万像素级双色波段红外探测器等领域,已达西方最先进的水平,其中有两个关键指标达到了国际领先地位

黄立武汉高德红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以下为演讲全文(有删节):

我的创业之路,是一条艰苦卓绝、筚路蓝缕的科技创新之路。

我的本科和硕士都就读于华中科技大学(原华中工学院),硕士研究的方向是红外热成像,毕业后在电力系统行业也做了很多红外方面的研究。因为学习成绩不错,再加上对科技的这种爱好驱动,我也曾做到了行业的牵头人,但我还是不甘寂寞。在改革大潮的影响下,特别是在下海先驱那种创业精神的感染下,1999年,我用攒了12年的30万元注册了高德红外公司,它是一家根正苗红的民营企业。

大家都知道,科技背景出身的创业者大多很单纯,既没有社会关系,也没有其他支持,就靠技术本身。从创业之初,我就想得很清楚:我们理工男没有别的本事,就是搞好本分,当一个工匠或者科学家,如果当不了科学家,就当工程师,把企业做成高科技企业。一辈子很短,我们能把一件事情做好就不错了。公司创立到现在,虽然创业过程艰难曲折,但我们还是沿着一个大的方向和行业在做事情。

我们研究的红外热成像技术,可以理解成一种摄像机,但是这种“摄像机”拍的不是肉眼可见的图像,而是红外图像。所有的物质都会有分子运动,分子运动就会辐射红外线,这种光线客观存在,只是肉眼看不见。它非常微弱,也会受到温度、温差、表面材料的辐射特性等因素影响。温度越高,辐射越强。测温已经成了红外热成像技术的一大应用场景。

红外热成像技术有如下特点:

第一,在完全无光的情况下,它能看到几十公里外的目标。如果背景比较干净,它甚至能看到几百公里外的目标。这种技术不需要像雷达一样发射任何电磁波,它可以穿透雾和烟,还能看到隐蔽目标。如果车上安装了伪装网,它也能发现。

第二,它非常敏感,除了大量用于民用以外,还大量用于国防。西方国家对它的封锁严而又严,因为它是夜视、夜战、精确打击等等这些高科技武器的最核心技术。美国运用这种技术打伊拉克、利比亚,就像是“明眼人打瞎子”,这不是战争,而是屠杀,因为被打的一方毫无还手之力。这样的技术,西方国家也自然会对中国严密封锁。

这种技术最主要还是集中在“红外探测器”芯片上,这颗芯片能把红外线转换成电信号。西方有些国家偶尔会卖给我们一些低端芯片,我们最开始也会在欧洲买少量低端芯片做测温仪等。但西方一直封锁高端芯片技术,从未对中国开放过。即便是美中还处在“蜜月期”时,美国也没卖过一颗这种芯片给中国。西方国家对红外探测器芯片的封锁,比对华为、中兴等手机芯片的封锁,要严密的多得多。

非典时期要控制高温人群流动,这是防疫重点,当时我们一接到武汉市领导的电话,就立马重新组改仓库里各种电力系统,用于机场、码头测温,效果非常好。当时全国基本99%的产品都来自我们一家,这也基于我们员工的努力。因为此前高德红外的测温系统主要用于其他工业领域,并没有专门用于非典的测温系统,从非典爆发到结束也就短短一个月,员工们连夜加班加点,熬了三四天,终于设计出适用的测温系统,这些设备很快就布满了主要的机场和码头。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我们当时拿到的进口许可证只有1000支的额度,而用于各大机场、码头等控制人流的关键地方不到900支,这是当时控制疫情的总设备量。虽然数量不大,但它还是起到了巨大的贡献,受到了政府表扬。可见,这颗芯片对于整个行业和中国来说,是有多么重要。

2008年,西方国家把我们拉入了黑名单,对我们实施了制裁,高端芯片就再也拿不到了。当时我们就下定决心,要么公司关门不干了、我们改行去,要么必须把芯片干出来,没有其他路可走。

2010年公司上市后,我几乎把所有的钱砸在了这颗芯片上,认识我的朋友没有一个人不反对。他们说:“好不容易有点钱了、公司上市了,把这点钱全部弄到芯片(不值当)。”虽然我是技术专业出身,但那时我也认为干成这件事的可能性极小。

当时真可谓是“一无所有”,没有人才,没有技术、设备还处于封锁状态,很多特殊的高纯材料也都没有,更别提里面的硅晶体材料了。再加上,红外热成像芯片涉及的技术链条很长、子专业也很多,但凡有一个专业搞不通,整个芯片就做不出来,前面那些工作也就白干了。当时大家都认为,芯片研发成功的概率不会超过10%。

我们当时也在想,要么死掉,要么冲出重围。要是干不成这个芯片,钱全砸了,估计公司也会完蛋。在这种压力下,我们是被逼着干起来的。这条科技创新之路很苦,但凡有任何退路,我们可能也不会选择它。

通过十年的努力,现在芯片不仅造出来了,在百万像素级双色波段红外探测器等一些领域,也已经达到了西方最先进的水平,有两个关键指标还处于领先地位。我们自己还建立了三条生产线,除了红外探测器以外,我们MEMS工研院的生产线还在做一些包括人机接口、运动神经、视觉神经、脑机接口等芯片领域更前沿的课题。我相信,未来半人半机器的时代,离我们不会太远。

最后,我想谈几点体会:

第一,作为民营科技工作者,要保持专注。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就很好了。

第二,面对西方的封锁,我们要有信心。研究红外芯片这么困难的事我们都能做成,那我相信,其他很多事,只要努力,也能做成。

第三,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积累各种工业基础和一大批人才,现在中国也有实力和能力去突破“卡脖子”的问题

第四,我们还要有情怀。亚布力论坛企业家之所以聚到一起,是因为大家都有家国情怀和社会责任感。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国籍,我们也要尽己所能,为国家和社会多做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