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笔】雷吉-布洛克悼念逝去的姐姐妹妹:想深情呼唤她们

2021-06-21 16:21 来源:NBA综合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当你看着手机里的未接来电时,一股忧虑之感便冲上心头,你有过这样的感觉吗?那天的情景,就让我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事情发生在2014年的夏季,那也是我进入NBA的第一个赛季。在快船打完了新秀赛季之后,我和好友在洛杉矶训练。那天的训练结束之后,我拿起了手机,却发现里面多出了好几个未接电话。我的母亲和妹妹凯奥莎都给我打来了电话,还有一个巴尔的摩的号码我并不认识。除此之外,手机里还多了一条语音留言,内容是:“你好,我是警察局的某某某,看到这条留言后请联系我。”

我先给妹妹回了电话,听到的却是她的哭泣声。妹妹和我说,我的姐姐米娅被他人杀害了。是的,我的姐姐米娅去世了。哪怕到了今天,我依旧无法相信这件事,虽然它的确发生了。哪怕是心志再坚强的家伙,听到亲人去世的消息也会受到巨大打击的。这点毫无疑问,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你将不再是你自己,一切都会发生变化。

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我第一时间赶回了位于北卡罗来纳的家中。这种时候,我只想和妹妹凯奥莎、我的母亲以及我的其他家人待在一起。虽然那个时候,我非常难过,情绪也非常低落,但作为大哥,我不能一直沮丧下去,我需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让我的家人们重新振作起来。失去亲人对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而让人感到更加痛苦的是,亲人们的生命其实是被他人所夺走的。

朋友们,我会向你们讲述一些我姐姐的事情,我想让你们更加了解她。我的姐姐米娅是一名变性人,变性前的名字叫做凯文-朗。成为女性之后,她成了我最好的异性朋友,也以姐姐的身份一直照顾着我的生活。正是因为姐姐的鼓励,我才能更好地展现自我。我知道变性人会遭到很多的仇视,而我的姐姐也正是被一名憎恨变性人的人杀死的,所以我想让你们知道她生前都经历了什么。我一直认为,我没能保护好我的姐姐,作为长子,我没能保护好我的家人,这是我的过错。当我们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和家人待在一起。只有一起生活的家人,才能明白那种情感,才能互相安慰、互相支撑着度过那些艰难的时光。

米娅去世之后,我对她的情感全都寄托到了妹妹凯奥莎身上,我希望能保护好这个妹妹。几年之后,我加盟了活塞。那段时间,她和我住在一起,并现场观看我所有的比赛。她会在最前排给我加油助威,也会在我训练结束之后陪着我。我们相互扶持,度过了姐姐去世后那段艰难的时期,虽然这个过程很困难,但我们也渐渐地从中走了出来,并开始展望新的生活。

可天有不测风云,一切在2019年又发生了改变。我在那年的十月份随队前去客场挑战魔术,但由于伤病,我没能上场。两个年幼的弟弟妹妹跟在我的身边,但妹妹凯奥莎没有和我一块去,她留在了巴尔的摩。当我们看电影时,我们往往会在电影中经历某些大爆炸的场景,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一样。你们是否有这样的经历呢?

是的,事情发生的那天晚上就给了我这样的感觉,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我做不到回忆起那件事发生的完整过程,我唯一记得的,就是前不久我的小妹妹还在和凯奥莎通过视频聊比赛,然后,大概是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小妹妹和我说:“凯奥莎姐姐被枪击了,她被枪击了,她受到了枪击。”

然后,我就崩溃了。我感觉整个人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样,一直处于虚无缥缈的状态之中。球馆里依旧很热闹,球迷们的叫喊声充斥着场馆。但这已经和我无关了,我的弟弟妹妹们在哭泣,而我的大脑则是一片空白,除了嗡嗡的响声什么都没有了。是的,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眼泪也流不出来,任凭嗡嗡的声音在我的脑子里回响。

直到现在,只要我看见一些能让我回忆起米娅或是凯奥莎的东西(比如照片什么的)时,我都会选择闭上眼睛,默默地体会这种感情。只要这样做,我就像闻到了一股芳香般心旷神怡。而在那时,我的记忆也会跳回到我和她们一起长大的那个教堂之中。

我的奶奶威廉姆斯是个牧师,而我们几个孩子也总是被称之为“威廉姆斯家的孩子”。每次布道时,奶奶都会让我们几个孩子坐在最前排,我相信其他牧师家的孩子们也会有这样的经历。可我并不喜欢坐在最前排,因此布道进行到一半时,我会选择坐到后排去。进行祈祷的时候,我会选择睡一会,或者直接溜出教堂去外面玩。没错,我并不是很喜欢待在教堂里,但米娅却很喜欢。和其他地方比起来,她最喜欢的就是教堂了,这也许就是我对此记忆深刻的原因吧。教堂里有个红色的讲坛,那是为牧师准备的位置。那儿有红色的椅子和巨大的讲桌,站在那儿演讲的人,往往会给人一种国王的感觉。教堂的天花板是白色的,唱诗班们有专门的白色座位,执事们则会站在教堂的左边。在我的记忆里,教堂有一种特殊的味道,那是老妇人们使用的香水和空气中旧木椅味道的混合,这个味道一直让我印象深刻。

米娅热衷于参加教堂的活动,并在活动中负责领舞。因为米娅年长我不少,所以我认为她更能明白教会的作用,她非常喜欢那个地方。关于米娅在教堂里的表演,我还留有一些印象,但很多记忆已经不够清晰了。我忘记了表演时放的是什么音乐,虽然我可以肯定是黑人教堂使用的赞美诗,却记不起具体的名字。我也无法清楚地回想起米娅的舞蹈动作了,只是依稀记得她以领舞者的身份,在教堂的过道上跳舞。

为什么我会想起这些呢?可能是因为,在我看来,那个时候是米娅最为真实的时候。她在那个时刻只需要做她自己,不用考虑其他任何事情,她不用为自己而感到羞耻,更不用对周遭的环境而感到害怕。是的,这就是米娅的为人,她不在乎旁人的目光,仿佛它们并不存在。她可以大方地展示自己,不带一丝畏惧。但我觉得,这并不是她真实生活的写照。

虽然在幼年时期就住到了北卡罗来纳州的金士顿,但我们终究是来自巴尔的摩的孩子,所以夏天的时候,我们基本上都会回故乡看看。众所周知,巴尔的摩是一个枪支和暴力泛滥的都市,所以这方面的情况我就不多说了。正因如此,你们应该能想象到我的姐姐米娅会经历些什么,不止是她,城市里的其他变性人女性也会遭遇或者已经遭遇了那些恐怖的事情。这些案件很多都变成了没有被侦破的悬案,政府在这方面并没有展现出自己的领导力,而且看上去以后也会是这样。

虽然我们的家乡是如此糟糕,但我的姐妹们一直都表现得非常坚强,她们并不畏惧这些不公,这让我感到自豪。米娅是个直爽的人,她不会忍受那些家伙对她的蔑视,但与此同时,她也非常关爱家人和亲友。整个镇都知道,米娅是个厉害的家伙。曾以拳击手为梦想的凯奥莎也是一位独立自主的女性,她在19岁的时候就成为了母亲,我也有了一个叫卡森的外甥。生下卡森后,凯奥莎变得更加成熟了。为了让凯森过得更好,凯奥莎和她的丈夫都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他们真的非常伟大。

凯奥莎特别喜欢玩手机,这也是她留给我最深的印象。Facebook是凯奥莎最喜欢的手机应用,她特别喜欢在那上面放一些自己拍摄的照片。虽然已为人母,但凯奥莎依旧有着一颗童心。之前我并不知道凯奥莎拍那么多照片有什么用,但现在我明白了。凯奥莎拍摄的照片记录了她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记录下了我和她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时光,我对此心存感激。

但这些美好的日子总是会突然溜走,你甚至没法为此做好准备。

我的姐姐和妹妹离开了人世,她们永远无法再次回到我的身边了。在巴尔的摩,米娅被人用利器杀死,年仅26岁。还是在巴尔的摩,凯奥莎中枪身亡,年仅22岁。那些让人莫名其妙的暴力事件,就这样夺走了她们的生命。小时候,我们一直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那时候我们挺了过来。可长大以后,我却没能保护好她们,这让我感到无比自责。哪怕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当我写这封信时,我依旧不敢相信她们已经离开了我。

警察曾经抓到了一个疑似杀害米娅的凶手,并将他送上了法庭。但最终因为没有找到明确的作案凶器,那个家伙躲过了定罪环节。这样的结果让我耿耿于怀,直到今天,我依旧没法释怀。但这就是现实,不是所有的犯罪案件都能水落石出,不是所有的犯罪凶手都会被绳之以法。法庭上的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法理解的,我们能做的只有不让仇恨冲昏我们的头脑,同时永远记住那些已经离开我们的亲人。

这也是我要在全国枪支暴力警醒日写这样一篇文章的原因。我并不打算就枪支暴力的事情说什么掷地有声的话,也不想给大家讲什么大道理。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有效地让社区变得更加安全,我只是想把今天作为纪念日,抒发一些自己的感想,仅此而已。我想大声地喊出我的姐姐和妹妹的名字,我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永远记住她们。

米娅因为自己跨性别者的身份遭受了许多的冷眼和不公对待,她的死亡或许也跟这一身份有关系。米娅去世后,我才发现,虽然我们时时刻刻都在支持她,但她所经受的痛苦和不公还是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应该在米娅生前多和她聊一聊。我觉得米娅把很多事情都藏在了自己的心里,也许是因为她不想让我们太过担心吧。也正因如此,我对米娅有一股深深的愧疚感,这甚至让我在夜晚难以入眠。米娅去世后,我经常会在睡觉时猜测她日常生活中的遭遇,我想知道她到底遭受了多少的痛苦。是的,许多变性人女性都面临着和米娅一样的情况。而现在,我把这个现象说了出来,为了她们能拥有正当的权利,我会继续发声。

虽然写了这些东西,但我并不想去一遍遍地回忆那些事情。如果你遭遇过这些事件,你只会想尽快地从中走出来,没有人会想让自己一直沉浸在黑暗的记忆里。虽然回想那些事对我来说非常痛苦,但我更不希望家人再出现像米娅和凯奥莎那样的情况了。我不希望自己再接到那样的电话,也不希望再因为身边的人去世而在夜晚辗转反侧。那些22岁到26岁的年轻人们不应该在这个年纪就被夺走生命。

其实,对于巴尔的摩的那些暴力事件,我也没有什么切实可行的办法,但我真的不想再看到有人受到伤害了。我还想向国会的所有人发出疑问,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你们为什么会允许枪支的泛滥?为什么不做一些详细的调查?为什么不重新推行《防止对妇女施暴法》?……我们明明可以采取很多的措施来挽救其他的生命,但我们却没有那么做。

这就是我想说的全部。我无比地希望米娅和凯奥莎还在我的身边。虽然她们已经去世了,但那些美好的日子会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这也是我纪念她们的最好方式。我被选中的那天晚上,我们出租了金士顿社区中心的小体育馆,而我则和亲友们在家里看选秀大会的直播。当我的名字被念出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终于能给家庭和社区做出一些贡献了。而米娅那时候露出的骄傲神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当时是笑着的,笑得非常灿烂。这就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也是我要珍藏一生的东西。

原文:Reggie Bullock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

【来源: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