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医科大学98岁的老法医走了,他将遗体捐献给母校

2021-07-17 20:53 来源:澎湃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南京医科大学98岁的老法医走了,他将遗体捐献给母校

7月15日

98岁的周雪良教授

将自己永远留在了南京医科大学

坚持一线工作近70年的他

选择将遗体捐献给母校

“我学这个专业

最后也要奉献给这个专业

让更多学生有机会学习”

周教授的母校

南京医科大学发布了这一消息

被众多媒体转载后

迅速登上热搜

网友纷纷留言

致敬!教授走好!

据南京医科大学官微报道

周雪良教授是中国共产党员

我国著名法医病理学家

南京医科大学法医学科开创人之一

毕生奉献于法医学学科

致力于我国法医学事业发展

坚持在一线工作近70年之久

是南京医科大学法医学科的奠基人

据了解

周雪良教授早在1998年

就签署了遗体捐赠的协议

是南京市的第一批志友成员

南京医科大学党委书记王长青

在周教授的追悼会上说

“今天,他成为我校一名‘无声’的老师

继续他坚持了一辈子的教育事业

将成为南医办学历史上又一个标杆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

周老用一生书写了奉献和初心

他的精神必将在南医大

新一代法医人的奋斗中

被铭记传承”

向“无声”的老师致敬

周教授走好!

不止是周教授

还有许多无私的人们

选择以这种方式

为医学奉献自己的一生

外公93岁“再就业”

6月6日

一位网友在网络上

分享了自己93岁外公的“新职业”

他说:“外公辞世之后

用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存留

选择了一个崇高的职业

——‘大体老师’

为培养国家的医学人才

捐献了自己宝贵的遗体”

在大理大学遗体捐献纪念墙上

有这位大体老师的“入职”介绍

吴永生老师生前

是大理州著名的医生

从医几十年,深受患者爱戴

他以医者的睿智

思考生命的价值

自愿成为一名大体老师

践行“宁愿医学生在我身上划上千刀万刀

也不愿在患者身上划错一刀”的高尚承诺

在大理大学医学科学馆的

“行礼线”指示牌上

有一句话这样说道

“因为有过生命

因此便有了尊严”

吴永生

正如他的名字一样

生命延续、精神永存

“大体老师”通俗地讲,就是遗体捐赠者将遗体捐献给医疗教育机构后,医疗教育机构在过世8小时内,将遗体急速冷冻到零下30℃保存,当需要教学使用时再复温到4℃,从而能够保证遗体的新鲜程度,让学生能在最接近真实的人体上进行模拟手术训练。出于对这些逝者的尊重,医学教育机构将他们称为“大体老师”,也称“无语良师”。

八旬夫妇一起捐献遗体

7月1日

在全国人民庆祝党的百年华诞之时

也有一对江苏江阴的两位党龄

超60年的夫妇

签署了遗体器官捐献志愿书

今年88周岁的陆庆丰谢静夫妇

同年出生、同年入党

1950年年底谢静参军入伍

随后入朝参战

陆庆丰则在原海军联合学校担任助教

后被调至海军某基地任参谋

“最先,我们也准备撒骨灰的

是因为我当海军时间很长

对大海有感情,打算回归大海

但后来一想,还是捐献更有意义

因为现在医学界训练医生跟护士

他要人体解剖

但是缺乏人体解剖材料

所以我跟我老伴商量遗体捐献”

当听到老人要捐献遗体

女儿强忍心中不舍

“心里很难受

但尊重他们的意愿

觉得父母这样真的很伟大

为祖国的医学(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

所以我也有这个想法”

33位老人相约捐遗体

在合肥的一个小区

有33位老人相约捐献遗体

目前已有4人去世后完成了捐献

其中3位是党员

从2003年开始

当地红十字会发起遗体捐献

开始只有两三个人

后来大家慢慢地宣传

现在参加遗体捐献的志愿者

已经有33名

最大的93岁

最小的50岁

其中一位遗体捐献志愿者说

“遗体捐出去

对国家社会还有一点贡献”

毕业6年后,再回母校

4月27日,储昌安遗体缅怀接受仪式在湖南医药学院举行

4月27日

是储昌安回到母校的日子

学校师生代表和怀化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

手持黄色的鲜花

面向储昌安的遗体

鞠躬致敬,上前献花

储昌安

储昌安

2015年,储昌安从湖南医药学院毕业后

拒绝了一些诊所的高薪邀请

选择进入靖州县大堡子镇卫生院工作

不幸的是

2021年1月31日

储昌安被确诊为噬血综合征伴败血症

属于罕见病

2月11日

农历除夕一早

他给哥哥储昌鑫发了一份

《遗体捐赠志愿书》

哥哥储昌鑫替他向父母

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储昌安的遗体会在医学院里研究

将来他的孩子长大了学医

也许能见到他的爸爸”

储昌安

储昌安

4月26日16时50分

储昌安因多器官衰竭在长沙去世

次日,“大体老师”储昌安回到母校

有勇气

有大爱

这些普普通通的人

用这样的方式

让医学生们

能够进行专业研究

用于救助千千万万饱受病痛折磨的人

他们甘愿肉体被“千刀万刀”

以这样的方式留存于世

沉默且隽永

感恩所有捐献遗体的“大体老师”!

致敬所有捐献遗体的“大体老师”!